媒体报道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要闻速览

包白铁路遭洪受损,运管精兵抢险护路

呼和公司  张龙飞  2018-08-03

7月19日清晨,暴雨突袭包白铁路。

19日9时许,中铁电化运管公司现场巡视员紧急拦停两列客车,确保了乘客安全。同时,连接外界的四条公路冲垮,各方支援受阻。

19日13时许,呼和浩特铁路局、电气化局防洪抢险指挥人员到达现场指导抗洪。

20日17时许,K43+100受损点抢修成功,限速开通。

……

突如其来的极强暴雨侵袭了包白铁路,短短1个小时的降雨量达到40毫米。大草原上这条60岁的老铁路线虽然日常检测成绩频刷记录,但仍然抵不住这有史以来的最猛、最急促的暴雨突袭。

7月19日8时起,中铁电化运管公司呼和公司包头段调度室的电话铃声此起彼伏,“K43+100处起200米线路冲垮”、 “K65+473桥梁护锥冲塌”、“K73+480处起600米线路悬空”、“K81+616处约300米桥梁彻底坍塌”,全线多处水漫线路、电缆断裂、线杆冲倒,全线停电、断网。4名调度员在登记本上篆刻上了难以想象的印记,这样的信息他们从未登记过。第一时间得知信息的调度室的南洋向防洪领导小组汇报时,头上的汗珠如豌豆:“线路多处发生严重损坏,有线通信全部中断,6站停电,这样的洪水在包白线从来没遇到过”。

9时25分,运管公司呼和公司成立的应急抢修指挥部在200公里之外的公司机关召开的紧急部署会已经结束,防洪物资已准备就绪、后勤工作全面展开、人员车辆集结完毕,临近人员已赶赴现场。

这是一场与时间、与自然的激烈较量。瓢泼的大雨打在每一辆极速奔腾的抢险车上。但四个小时之后车辆仍然在路上,四条通往包白线的公路全部冲垮,8辆汽车驶入泥泞的村道,龟速爬进。

这期间,抢险指挥部指挥长高怀玉、指挥部书记于世勋,时不时的请示汇报、协调沟通、安排部署;呼和供电维管段的平均年龄25岁的百人抢险突击队、近千方道砟、16辆能够调配的机械设备已经赶赴现场。

14时20分,抢修指挥部及第一个百人突击队到达明安车站,再徒步6公里之后,到达41公里处受灾现场,道床变成河道,道砟顺流而下,600米间的枕木多处悬空,现场狼藉一片。抢修指挥部迅速高效的召开完第一次现场会。抢修指挥部部长高怀玉:“多处铁路线严重塌方,公路冲垮,机械设备有限,所有人员集中精力顺序抢通,让轨道车、运渣车顺利驶进,保证81公里处桥梁修建工作尽早开工”。

14时30分,百人突击队踩着淤泥蜂拥而上,桶舀洪水,肩扛石渣,现场紧张有序。排水、立杆、垫石、运渣;100名运管儿女头顶暴雨、深入泥泞,年轻而厚重的肩膀扛起铁路畅通的坚定使命,6000个编织袋像带了翅膀的飞蛾,在天空中划出漂亮的光影,在道床坍塌处稳稳落地。

薛伟,呼和供电维管段工程作业队的一名普通员工,他和其他大多数抢险突击队的人员一样,早上5点刚刚干完一个天窗没来得及吃一口热饭就赶赴现场。他是个粗人,但他扛起沙袋的样子很帅,卷起的裤角下,脚踝处的青劲没有在泥泞中打滑,散打选手似的过肩摔让他总一副得意洋洋。他调侃一旁气喘吁吁、直不起腰来的刘雪峰,“男人干活要得劲,干就完了!”。

三个小时过后,道路旁的洪沟被垫平,6000袋石渣沉底,大家心里踏实了很多。后勤管理员付学军将临近村庄、乡镇商店里的矿泉水、面包扫劫一空,村庄和镇里的旅店都已全部预定,住宿和吃饭似乎得到解决。但面对没水、没电、交通瘫痪,让他犯了难,这饭该如何吃?沉思片刻,他稳稳的扶了把眼眶:“让西斗铺工区做饭,两辆汽车在断路两侧接应吧,虽然远了点,但大家晚上之前一定能吃上饱饭,喝上热汤。”这种低沉且舒缓的语调符合他的性格,在最关键时期给了人最温暖的安抚。

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手持的捣固机轰隆隆的作响,但他们手上的动作却慢了许多。这群从四面八方赶来支援的运管精兵,也显得筋疲力尽。薛伟,这个“练过散打”的男人,依然拎着铁锹虚汗直流,沉默不语。抢修队伍中的唯一一名“铁娘子”张扬看了一眼“散打男”,又盯了一眼所剩无几的矿泉水,接着他曾卖弄过的话,“姐这瓶水赏你了,你看你,一干就完了”。“神马叫个充电五分钟,战斗五小时,你看看”,一口气喝完水的散打男又卖力的挥舞起铁锹来。憨笑声瞬间掩盖了叽哩喳啦的铁锹声,在雨过天晴的夜空中盘旋。

22时,草原上的寒风令人瑟瑟发抖,被冲垮的铁路线近乎恢复原貌,往日的雄伟似乎重现。从西斗铺工区运送过来的晚餐,比原计划迟到了足足3个小时。现场的运管人陆陆续续下线集合,列出了整齐划一的队形,等待着服务人员逐一发放;黑夜空中的这盏探灯直射这他们,金黄色的安全帽下,看到了一张张可爱可亲又稚嫩的脸庞。这一幕让主管宣传工作的小胖湿润了眼睛,感叹道:“这就是运管作风,这一幕催人奋进,向最可爱的你们致敬”,说完用相机记录下这一幕,又冲进人群中,发放起了食品。

20日凌晨1点,月光下,平直的钢轨泛起银光。一部分现场抢险的运管人已经搭乘上了返程的轨道车,车厢里塞满了人,但却鸦雀无声,偶尔有几声轻言细语模糊的听不清,一路上,他们把这扶手,却摇摇晃晃。整理工料机具的这班人也躺在工器具上望着草原的星空,慢慢进入梦想。

这样的奋战,持续了足足60小时。枕木悬空、线路冲空、水漫线路已全部处理完毕,并限速开通;通信断缆已全部接续成功,通讯设备恢复正常。K81+816处的桥梁坍塌也将会在运管精兵和各方面的共同努力下,如期开通。

http://society.people.com.cn/n1/2018/0723/c1008-30164452.html